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且为谁嫁》且为谁嫁txt书包 第十二章 试探 且为谁嫁BI

《且为谁嫁》且为谁嫁txt书包 第十二章 试探 且为谁嫁BI

发布时间:2021-01-07 12:06:4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初落夕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初落夕原创小说《且为谁嫁》,主角是沈嘉,佟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姑娘,起风了。” 沈嘉芫临水而倚,微风吹

且为谁嫁

推荐指数:10分

《且为谁嫁》在线阅读

《且为谁嫁》 免费试读


“姑娘,起风了。”

沈嘉芫临水而倚,微风吹起青丝拂过面颊,平添了分静谧宁和。睨了眼不远处的清涵院,她喃喃轻道:“杨柳风,吹面不寒,急什么?”极低极缓的音调,似担心惊到池中的游鱼,亦或打破眼前的Chun景。

六姑娘性子最是活泼,如这般只为观鱼赏柳便在亭中静坐上半个时辰,放在从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二婢对视后,香薷上前试探地询道:“姑娘身子才好,容奴婢回院取件披风过来?”

婢子的神态谨慎小心,沈嘉芫斜视了眼不远处,摇首后含笑接道:“不必,待会自有人送来。”侧首端过鱼食,继续撒向平静的水面,惬意自在地观赏起鱼群的追逐争夺。

顷刻,刘妈妈持着锦茜红明花的披风匆匆赶来。进亭后朝六姑娘弯腰行了礼,上前替玩心正浓的主子将披风着上,关切地嘀喃道:“姑娘,您怎的忘了夫人的叮嘱?这般单薄的坐在这儿,回头不舒服了可怎么好?”话落便不悦地瞪了眼香薷,“你们就是这样伺候姑娘的?!”

见她欲斥责二人,沈嘉芫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嘻笑地说道:“妈妈,是我想在这多坐会,说她们做什么?”

“姑娘,您可不能疼她们,否则清涵院可就没规矩了。”

沈嘉芫便搭上对方胳膊,起身颇是信任地回道:“院子里的事,可不都有妈妈您在吗?我知晓,你是最疼我关心我的。”少女乖顺地下了台阶,“妈妈别念叨了,我回院就是。”

香薷香蕾跟在身后,依旧能听到刘妈妈对她们的不满,在姑娘耳旁不断说着如何失责。

待等进了主卧,由香蕾解开披风坐上炕,沈嘉芫接过香茶抿了口,目光落在依旧严肃不见松缓的刘妈妈身上,含笑地请她坐下。

即便自恃得宠,刘妈妈亦不敢同姑娘平起平坐,忙不停摆手。见对方坚持,她只好堆了笑容劝道:“姑娘,妈妈知晓您是不同我见外,但主仆有别,回头传出去旁人指责老奴不分尊卑还是其次,就担心连累了您的名声。”

沈嘉芫内心冷笑,暗道总算还知晓规矩,面上却笑意不减,最后让香薷搬了锦杌让她坐在炕前。思着心底疑惑,随手遣退了婢子,便同刘妈妈话起家常,“妈妈,你说,母亲她喜欢我吗?”

闻者忙“哎呦”了声,凑前答道:“我的姑娘,您怎么能问出这个话?这府里谁不知晓,夫人视您如珠如宝,素来都不舍得您受半分委屈。您这话,回头教她听着了,可不就伤人心吗?”

沈嘉芫却慢慢垂下了脑袋,十指似忐忑地不停绞动,声音低低道:“清早我在祖母那见着九妹妹,她只跟七妹说话,都没理会我。”

刘妈妈这才明白初时主子从颐寿堂回来后为何总沉默着,笑着上前安慰道:“九姑娘还小,什么都不懂,总跟着七姑娘转悠算个什么事?必然是见夫人疼您,心里就闹起了别扭。”

虽说嫡贵庶卑,然同房里的姐妹,哪个主母不愿见着团结友好?七姑娘虽是姨娘所出,蔡氏明着亦似不待见她,然若要打压,又怎么会眼看着九姑娘疏远亲姐而和她亲近?

沈嘉芫自认为称不上聪明绝顶,然亦不是个蠢笨,可任由旁人算计的。先前怀疑刘妈妈心存歹意故意挑唆原主,但现在试探看来,对方言辞间句句向着的可都是世子夫人。她心底的疑惑更甚,慢慢就推翻了之前的思路,毕竟蔡氏掌家多年,既然能将沈家内宅打理地井井有条,便不是个糊涂好欺的。

如若刘妈妈真是旁人按在清涵院里,岂还可能有这般长久的时日?

唯一的解释,刘妈妈是世子夫人的人。

姑娘身边的Ru娘是主母心腹,这原是再寻常不过的现象。偏生刘妈妈这位Ru娘,总是行为可疑、言辞暗挑,令人不得不防备。如今府里盛传着于自己名誉不利的谣言,若说有可能散布出去的,除了香薷香蕾,便只剩刘妈妈了。

“对了,姑娘,有个事老奴要向您禀报。”刘妈妈神色紧张,回望了眼紧闭的屋帘才低声做禀:“您今儿半日都在四夫人的沅陵楼里,许是没听到外面的传言,府里都在说您和七姑太太府上的世子爷……”

瞧她这般神色,沈嘉芫大致都能猜到对方目的,配合地接道:“都说我寄情于物,对安世子日夜相思?”

刘妈妈表情微滞,诧异道:“姑娘您知道?”

沈嘉芫轻轻点了点头,语气悠长地叹道:“是啊,妈妈,我还正好奇着是谁散布出去的流言呢。都说手钏是搁在我枕头底下,应噶没几个人能见到吧?”目光紧紧地锁在对方周身,不似紧张反倒有几分随性。

“姑娘的床褥都是香薷和香蕾俩丫头在整理,必然就是她们传扬出去的。”刘妈妈面色笃定,未见对方如意料中的那般激动,复添道:“所以说,姑娘您疼不得她们,那样的婢子就该打了撵出府去。”

刘妈妈满脸都是替主子着想的忠诚,身子更是从锦杌上起了立到炕前,“出了这样的事,回头夫人和老夫人必然会寻您,咱们清涵院里可不能姑息养Jian,姑娘手软不得,她两人留不得。”

沈嘉芫却表情淡淡,“是吗?”

“可不就是?老奴早前瞧她们便觉得不老实,或许还窥着姑娘的首饰,如果现在不处理,回头院子里准能遭贼。”

“妈妈说的好不肯定,不过这没凭没据的,若不是她们做的,岂非冤枉了无辜?”

刘妈***神色则有些不定,似乎没有料到六姑娘会有这么一说。从前但凡自个的话,主子都深信不疑,哪里还会问这么多?目光端量着面前少女,仍是那张不谙世事的容颊,莫不是脑袋撞了下柜子就真开窍了?

沈嘉芫抬眸,眼神微暗,“妈妈,我有些怀念佟兰和佟蒿了。”

“姑娘想她们了?老奴也想,可惜老夫人做主卖了出去,以前佟兰她们在的时候从未发生过这种事,且最是能替您拿主意的了。若不是当时姑娘昏迷着,许是就能留住她们,唉……现在就算您再去求老夫人,怕是也寻不回来了。”刘妈妈说这话的时候,面色还真有几分思念可惜,垂首叹息不止。

见状,沈嘉芫眯眼沉眸,果然……还想着给自己留分希望,说她这是关心则乱。然而,明知原主那两个“忠婢”都做了些何事,仍表现成这般,哪里是当真心疼自己?

这个Ru娘,是不许自己身边留有香薷香蕾,难道是要另外再安置两个如那样性子的婢女进院才觉得安心?

脑海里忍不住想起世子夫人的话,上回望着那新添的两婢便诸多刁难,还曾几番暗示问可要换旁人服侍。沈嘉芫心下沉重,有了个不愿承认的事实。

人与人之间但凡起了疑心,便再不可能毫无嫌隙,且沈嘉芫与蔡氏的母女感情本就不深厚。前世里临死前,她最懊悔的就是遇人不淑、识人不明,今生又岂会再轻易信任任何人?

贵勋门第里的千金,素来要求的皆是与之匹配相符的修养与品行,即便是疼惜儿女,世子夫人的宠爱亦有些过盛。何况,她教养原主同沈嘉蔓的方式大相径庭,同为亲女,哪能这般厚此薄彼?

若站在旁人的角度来说,蔡氏厚待的并非是事事纵容的长女,而是以名媛礼仪严格着的**!

然而,这等说法,却又是不通的。

“姑娘、姑娘?”见对方发愣,刘妈妈忍不住出声轻唤,“您是不是还在想佟兰佟蒿?”

沈嘉芫便顺势做思念,颔首应道:“毕竟跟了我那么多年,哪能不想念的?”

刘妈妈趁机便上前揽了揽六姑娘,格外动容地安抚道:“姑娘莫要不开心,妈妈会陪着您的。”

后者轻轻推了推她,无辜的容上尽是纯粹的匪夷,“妈妈,九妹妹私下里问我,说她同我是亲姐妹,为何母亲只疼我而不疼她?我想了半晌,亦不知是何缘故。”

刘妈妈却是笑,故作亲密地抚着对方青丝,“夫人疼爱姑娘,不好吗?”

“自然是好的。”

沈嘉芫答得真切,接着才僵了面色,“不过到底是为什么呢?”专注地望着对方,亦是她内心所不解的,补充再道:“难道是因为七姑姑疼我多点?可是姑姑为何也偏疼爱我?”

“自然是姑娘您生得好,夫人和姑太太才宠您。”

这话,沈嘉芫却是不信的。如沈延伯府这般有身份家族里的女儿,今后必然是成为嫡妻,名门望族的主母,又非那些以色事人的侍妾,所要求的是贤惠多过容貌,刘妈妈显然又在误导自己。

于是,沈嘉芫故作恼意,别嘴不悦道:“妈妈骗我!”语气里颇有几分任性。

“姑娘,何必要追究这些呢,夫人宠你疼你是在乎你。”刘妈妈觉得眼前的少女又恢复成了从前天真易哄的人儿,见对方赌气不看自己,咧嘴笑着无奈解释道:“姑娘想知道,奴婢告知您就是。”

虽知对方所言必然虚言,沈嘉芫仍旧很期待殷切地望着对方。

“姑娘,可知夫人为何总不喜欢您和大夫人与三姑娘往来?”

见对方摇头,刘妈妈自答道:“这都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咱们夫人还是三夫人,她怀着您的时候与大夫人闹了矛盾,而老夫人、二夫人都向着长房,以致于那阵子夫人成日都郁郁寡欢,最后身形都瘦了圈,姑娘您明明是足月了出世的,但自幼就亏损着体虚,大夫说是先天不足。”话至此,还

且为谁嫁

作者:初落夕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初落夕原创小说《且为谁嫁》,主角是沈嘉,佟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姑娘,起风了。” 沈嘉芫临水而倚,微风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