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天定风华天下归元 娘受 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1-01-15 18:02:06

《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天定风华天下归元 娘受 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立场倒换 连载中

《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

来源: 作者:凰九歌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白茉尘,睿泽

火爆新书《天定风华之懦弱世子妃》是凰九歌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茉尘,睿泽,书中主要讲述了: “说重点!”轩辕睿夜眸子一凝。 “君悦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重点!”轩辕睿夜眸子一凝。

“君悦来。”

“去打听着吧,务必替我请到那个飘渺小公子。”

“小的遵命。”

景王府。

“离儿,你回来了。可有见过那个飘渺?”景王妃玉倾云一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回来立即上前道。

“见过了。”景离说话简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看着那个小公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有邀请他?”

“没有。”

“为什么?离儿,只要有希望,我们都不要放弃不是么?不行,娘亲明天亲自去请。”玉倾云暗自下定决心。

“再等等吧,现在不是时机。”景离平静的道。其实听闻京城来了一位神医,自己的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既激动,又不停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想着,也许老天还是对自己不薄的。

“好,娘亲听你的。”玉倾云看着自己的儿子,眸子里闪过心疼。随后轻轻一叹。

欧阳府。

欧阳无奕一身白色的锦袍,精致的五官没有平时的冷硬。只见此时他嘴角微勾,眸光柔和。眼神有些飘渺,似乎在听暗卫的汇报又似乎在看向别处。

暗卫说完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少主子,总觉得今天少主子的目光无比诡异。终于在一炷香之后,暗卫成了一座雕塑,只不过表情也极为怪异,而欧阳无奕却清醒了过来,“你下去吧,务必要护她周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而且她极为灵敏,不要太过近身,还和先前一样。”

“是,主子。”屋中的影子得令后,小厮了痕迹。

“果然又给了我一个惊喜。”欧阳无奕喃喃自语。

泽王府。

轩辕睿泽显然也知道了天澜来了一个神医的传闻,想着自己的父皇乃是孝子,对皇NaiNai甚是敬重。若是自己请来了神医,治好了皇NaiNai的病,那么自己岂不是大功一件?想着,便对身边的侍卫道,“去把管家叫来吧。”

“是,王爷。”

“主子,您找我?”管家接到命令后迅速赶来。

“你明儿个去一趟君悦来,把那个飘渺神医请来吧!”

“是,主子,属下明儿个一大早就去。”

“等等,持我的玉佩,马上就去吧,把神医接到泽王府来。记得,态度一定要恭敬。”轩辕睿泽丢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代表着泽王身份的玉佩。自己必须得早点下手,自己知道的,那几位又怎会不知?只怕是晚一步,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白茉尘只是不知道飘渺公子已成为了人人惦记的香饽饽。回府后,便直接就爬进了被窝,感觉身上有些酸软,想着不由得无语,这具身体也太柔弱了些。看来自己得好好锻炼加调理了!

进了被窝后,没过多久,便听得呼吸均匀起来。而萍儿小丫头在一天的惊诧与担忧中,带着满脑子的问号也呼呼的睡了过去。

夜晚的茉尘阁格外寂静,午夜后,一片漆黑。一阵微风吹过,一个人影落在了茉尘阁的门口。门窗被轻轻的推开,一个人影闪身进了白茉尘的卧室里。

来人站在床面前,看着那个总是在脑海中不停闪现的面孔,只见此时的她安静得像是一个婴儿,绝美的五官上,一对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显得更加的娇俏可爱。此时的她没有特意演戏的种种面孔,既不是那个人前唯唯诺诺的草包小姐,也不是那个面对自己时慵懒随意大大咧咧的又俏皮的小姑娘,更不是那个眨眼间放倒自己几人时的狡猾腹黑的模样。当然还不是那个让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身份。

床前的人看着床上的人儿,手指不住往前伸了伸,只是瞬间又缩了回来。随后,急退一步,闪身消失在夜色里。

只见这时,床上本来已经熟睡的人儿陡然睁开眼眸,一双眼睛仿若黑色的宝石,与夜色融入一体。

白茉尘其实在来人刚进入自己的房间里时就醒了,只是感觉不到对方的杀气,就想看看对方究竟意欲何为,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足足站在自己床前十多分钟,然后又转身离开。难道这人得了梦游症?白茉尘无语。丫的,明天床前按个夹子,夹老鼠那种,半夜打扰人睡觉是要折寿的。

某女狠狠的呢喃,慢慢的感觉困意再次袭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夹老鼠的夹子么?是个不错的主意!”只见这时,床边的屏风后转出一个身影,来人似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只见他静静的站在白茉尘的床前,专注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想着刚才的话语,轻笑出声。慢慢的,一步步靠近床前,然后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一会又缩了回来,默然。最后转身一步步离开,仿若至于无人之境。

白茉尘起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想着睡好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昨天的疲倦也一扫而空。看来自己还是得感谢自己这具身体的这个身份的,白府嫡女,家主的女儿。而且白府老一辈只有一个老太爷,老夫人早就去世了,剩下的姨太太自然是没资格让自己的这个嫡女去请安的。而自己母亲这一辈子,母亲去世,只剩下姨娘,也是没资格的,按说他们还得给自己这个嫡女请安,在见面时。只不过这个身体一向懦弱惯了,倒也没有会把这个放在心上,相反的,庶女也敢欺在头上。

“萍儿。”

“是,小姐。”小丫头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跑了进来。

“嗯?你是现在才被我叫醒的?”白茉尘危险的眯了眯眼。

“是,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昨儿个小姐睡了后,奴婢突然觉得困意袭来,一下就睡了过去,连被子都没盖,幸好现在只是深秋,还不是太冷。”

小丫头说完止不住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白茉尘伸手拉住萍儿的手腕,两指搭在脉搏上。

“确实有点受凉了,把这个拿去热水服下吧。”白茉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丸,叮嘱道。

“小姐,奴婢,小姐会医术真是太好了。”小丫头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立马高兴地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