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云州说书人》说书人吉他谱 字母文 云州说书人猎奇

更新时间:2020-07-16 16:06:48

《云州说书人》说书人吉他谱 字母文 云州说书人猎奇 连载中

《云州说书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天喜星君 分类:历史 主角:师叔,那东方

《云州说书人》是天喜星君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云州说书人》精彩章节节选: 在东方说怀里的瑛如是先是失笑,接着说道。 “夫君,那么你为什么不愿意现在那个呢?” 东方说听到,一阵坏笑。 “那个啊?” “哎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东方说怀里的瑛如是先是失笑,接着说道。

“夫君,那么你为什么不愿意现在那个呢?”

东方说听到,一阵坏笑。

“那个啊?”

“哎呀坏死了,就是那个。”

东方说哈哈笑道。

“如是,你夫君我并不是不愿意和你做真正的夫妻,我只是想把它留在我们的婚礼之后。”

“嗯!”

瑛如是看着东方说,一脸幸福的点了点头。

······

和瑛如是谈了半天情话之后,东方说红光满面的走出了春去秋来楼,一路上只看见无数仇恨的目光。

只要是公的,看着东方说的眼神都有些不善,就是那只在黄枫湖一直捕鱼的公猫看见东方说都炸起毛来。

东方说欣欣然的擦了擦鼻子,看来美人入怀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以后出门要带把武器,否则东方说觉得以后别人再敲自己闷棍就不是因为钱了。

穿过竹林,东方说这次什么都没带,老乞丐坑了他一把,这次去要喝穷这个家伙。

依旧是那座熟悉的茅草屋,东方说看见一个孔武有力,身高七尺,面容俊朗的大汉举着老乞丐家门口的那尊鼎,左手玩一玩,换右手,右手玩一玩,换左手。

看的东方说一阵懵逼,东方说每次进门都是爬进去的,东方说也试过这铜鼎的重量,实话说,东方说推都推不动。

可是眼前这位却拿它当做玩具玩,难道这位就是老乞丐的徒弟。

东方说走了过去,试探的喊了声。

“师侄?”

那大汉看见东方说走过来,喊自己师侄,便知道是谁了,不过有些郁闷,东方说怎么看怎么都比自己小很多啊!

将那大鼎放在原位置,大汉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喊道。

“小师叔。”

东方说一听,还真是老乞丐的徒弟,上下打量着大汉,在他身上好奇的摸了摸,想看看他是怎么举起这么重的大鼎的,在他的记忆里,力能巨鼎的人就那么几个,嬴荡,项羽,李元霸等。

大汉见东方说在自己身体上胡乱摸了起来,不禁打了个哆嗦,向后急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东方说,说道。

“小师叔!请自重,我没有短袖的爱好!”

东方说一脸懵逼:哈!

看着大汉那奇怪的眼神以及刚才说的,东方说汗颜,自己竟然被认为是基佬,这,叔叔可以忍,婶婶不可以忍啊!

“师侄啊!你小师叔我没有特殊爱好,只是我看你轻轻松松就可以举起这么重的大鼎,有些好奇而已。”

大汉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身体还是离东方说两米之远。

“这个,小师叔,师傅没跟你说吗?我自幼被师傅收养的时候便力大无穷,十三岁时,不借助内力,单靠肉身便可以举起这尊铜鼎,为了纪念,师傅一直到现在还珍藏着他呢!”

东方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内力,我擦,还有内力这玩意,我怎么不知道,随即一脸恨恨的表情,悲愤道。

“靠!那老乞丐除了要我的酒,说些没营养的话,哪里说起你了,我到现在连内力是啥都不清楚呢!”

大汉见东方说这样,摸了摸头,说了一句让东方说更加郁闷的话。

“怪不得我第一眼看见小师叔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师叔的实力,我当时还以为师叔隐匿功夫练得好呢!原来是普通人啊!”

东方说:信不信我告你不尊老爱幼啊!

东方说一脸愤愤,看着大汉,表示不想说话,并扔给对方一瓶香水,这是来时,东方说专门拿的,除了香水,东方说实在没有什么能送的出手的东西了。

“师侄,这是师叔我送你的香水,以后可以送给你老婆,我先进去了。”

不过,看见门前挡着的铜鼎,东方说又不想在师侄面前爬进去,老乞丐无所谓,但要是在老乞丐徒弟面前做这么瘪三的事,这师叔就真的没脸当了。

“师侄啊!刚才师叔离得太远,没看清你是怎么举起这尊铜鼎的,你再给我演示一遍,我好看清楚一点。”

东方说一本正经的拿出师叔的派头让大汉帮他扫除眼前这个拦路虎,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出来。

“无极啊!你别上了这小子的当,千万别给他举鼎,看他怎么进来,谁让他磨蹭了这么长时间才来。”

老乞丐贼笑着,一边说一边还朝着东方说挤眉弄眼,看的东方说是一阵气恼,恨不得过去将老乞丐摁在地上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

东方说一脸不爽的说道。

“老乞丐,你丫的摆我一道是吧!谁说我,没办法进去,看着吧!”

一边说一边走进竹林,找了一根大小,粗细都合适的竹子,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将竹子砍成自己需要的长度。

至于为什么携带匕首,靠!被绑了一次还不长记性,那东方说就不能叫东方说了,该叫东方大头。

老乞丐看出了点门道,一边的大汉却是一头雾水。

拿起做好的杆子,东方说起跑,加速,撑杆,跳,完美着陆,东方说摆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poss,在大汉崇拜的目光中坐了下来。

其实吧!崇拜个毛线,这招江湖上的人那个不会,但为了不落师叔的面子,大汉还是做了做面子,本以为东方说要做多么牛逼的事,结果呵呵哒!

东方说没有在意这些,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老乞丐的酒喝光,以泄心头之恨。

“拿酒来。”

老乞丐嘿嘿一笑,拿出几坛酒来,酒坛是很普通的那种,不过每一个都很大。

倒了一碗,东方说仰面就是干,一旁的大汉看的就是一个服。

“咳咳咳!咳咳咳!麻痹!怎么这么烈。”

东方说酒刚刚入喉,便被呛得一点没剩,都吐了出来,自己还在那儿不停的咳嗽。

在老乞丐这里喝的酒,大多都是云州本地产的,并不算太烈,东方说喝那种就都能喝醉,这一下子喝到他原来那个时代都能算是烈酒的东西,瞬间坑比了。

“哈哈哈!东方小子,你厉害,这可是我徒弟从北方带来的烈酒,你都敢这样喝,要不要再来一碗。”

东方说:你妹的,哪凉快那呆着去。

而大汉则在风中凌乱,我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师叔,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云州说书人》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