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桔隐》桔隐起点女生 强攻 桔隐网盘

更新时间:2020-06-30 04:05:56

《桔隐》桔隐起点女生 强攻 桔隐网盘 连载中

《桔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酱油天后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韩承旭,萧陌

经典小说《桔隐》由酱油天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承旭,萧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萧陌尘车上,柳含烟上车后便一声不吭,陷入沉思状。 “人性有时就这样,特丑陋,特险恶。” 萧陌尘淡然道,深邃的眸光停在了柳含烟美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陌尘车上,柳含烟上车后便一声不吭,陷入沉思状。

“人性有时就这样,特丑陋,特险恶。”

萧陌尘淡然道,深邃的眸光停在了柳含烟美丽的脸上。

此时含烟的脸透着红润,初进府时的苍白已然褪去。

良久,柳含烟才幽幽一叹:

“棋下成这样,真是行棋者的悲哀。”

“非也非也,此与棋无关,与人性相连。

行棋者也可以温润如玉,也可以谦和良善。

倘若其相公不下棋,做别的,他残忍的时候一样毫不含糊。”

韩承旭车厢内:

叶剑锋提到香灵的事,也颇感不平:

“简直太没人性了!话又说回来,如果香灵姑娘的相公不下棋,会是此种命运吗?”

“没人性就是没人性,做啥还不都一样。

象棋只是物件而已,关键得看人怎么用。

譬如刀,可切菜,可杀人,可砍柴,咱不能因用刀杀了人,便把责任推给刀吧?”

久未发话的韩承旭突然发话了。

桔西第一美男韩承旭与桔西第二美男萧陌尘在不同的地点就同一问题达成了一种默契。

朝云车上,暗香:“怎会这样呢?”

香灵:“怪就怪那象棋,当初他不下棋就不会这样了!”

路芷兰车上:

“整不明白,那爷们儿到底是在玩棋还是在被棋玩!”

韩凤娇愤愤不平地说。

萧陌尘车上:

“人作恶的时候,总会为自己寻找一个托辞,想借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萧陌尘说话时,语速适中,语调平和,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

柳含烟忍不住朝萧陌尘多瞧了几眼。

也只有此时,借助言谈的掩护,她才可如此大胆、毫无顾忌地窥察一位还不够熟识的男子;

而在以往,含烟至多只是如蜻蜓点水似的匆匆一瞥。

这一瞧不打紧,一瞧就再也挪不开眼。

一瞧就有了一种想把这种优质资源据为己有的冲动。

不必说简约雅致的装扮惹火的身材,也不必说精致绝伦的五官滑腻的肌肤。

单单是眼眸中透出的犀利睿智与举手投足间彰显的独特气质,便可以秒杀含烟所知所见所闻的全部男子。

人类的语言在此时已显得十分苍白。

“怎么?才发觉本公子很俊?”

萧陌尘戏谑的表情又出来了。

“切——哪来的自信?”

柳含烟弱弱的回了一句,扭头去看窗外。

韩承旭车上:

“咱不说他了,太沉重了,还是说说你吧,”韩承旭对杨慕哲道,“文博君与令尊多时未见了?”

杨慕哲叹道:

“已有两年了。此番进京,在下想在京城多住些时日。多陪陪他老人家。”

叶剑锋插话:

“文博兄与令尊相比,棋力如何?”

杨慕哲道:

“两年前与家父对战,家父胜机多一些,家父应略胜一筹吧。”

萧逸尘赞道:

“那杨大人挺厉害的。”

文博道:

“只是近两年来,家父主持弈部事务,已不参与赛事,不知对棋力是否有影响。”

萧逸尘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差也是有功底的。”

姐控型美男叶剑锋突然一叹:

“也不知家姐怎样了?”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韩承旭稍稍平和的心境又被他搅乱了。

杨慕哲也跟着掺和:

“叶姑娘是为了救我等才受伤的。若不是叶姑娘拼死相救,你我能这么轻松去打联赛吗?”

杨慕哲就这么轻易地把天聊死了。

车厢复归于平静——

与萧韩车队的闲散截然不同的是,自踏上征程,整个“飞鹰队”的中心话题便是棋和联赛。

“赛场力求走熟知的布局,未经推演论证的布局风险过大。咱‘飞鹰队‘不能打没把握的仗!”

老大向伯山道。

“大哥说得是,有一年联赛与‘陶然队‘杨文博的一局棋,安石至今记忆犹新。我走冷僻布局鸳鸯炮,导致子力阻塞,行到中盘,便溃不成军。”

老二向仲原道。

“二哥,便是走熟知的布局,你也未必扛得住文博的炮火。”

老三向叔川落井下石。

“你到二台试试看。联赛一二台全是硬骨头,就没个省油的。谁不知各队三台在男子中实力最弱?就你三台最轻松。”

“没法,联赛要求按实力排台次,不玩田忌赛马的套路。这也是保证联赛对实力认定的相对公平性。”

桔北水区“飓风队”,一辆车上,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正趴在车窗上看风景。

她目光飘浮,神情冷凝,心事重重。

这位姑娘便是念伊。

“好念伊,别瞧了,都瞧一个时辰了。快替本公子瞧瞧这盘棋。”

水区棋魔铁远志,手捧一部象棋宝典,央求道。

“公子,你就不能消停些,车马颠簸如此厉害,不看书也头晕。”

“好姐姐,帮我看看哩,马上联赛了,叫人怎能不着急?”

学棋之时,铁公子相当有耐性。

“你有什么可急的?数月以来,公子棋力已今非昔比,连水区棋王亦被你斩于麾下。

咱家老爷说了,七分棋力三分心态,棋力再强如若心态不正,棋力亦会大打折扣。

公子的心态有待调试。”

“姐姐好厉害,连这你也知!

本公子毕竟根底浅薄,短期迅猛提升,加之初次参与此种高规格赛事,这心里确是没数。这心态当如何调试啊?”

“遇弱不轻敌,遇强不畏惧。如是而已。”

念伊轻描淡写地说。

“本公子记下了,快替本公子瞧瞧这棋——”

“还棋!还棋!公子还不明白,这不关棋的事嘛!

公子的棋力早已不在话下,当下公子最要紧的是把心态放平放宽放稳——也把棋放下!”念伊瞪眼。

“哦?——”铁远志将信将疑。

“梦之队”与陶然队一路车马劳顿,行至黄昏时分,一西部小城“舞篁城”跃入视线。

小城三面环山,一水自西向东沿城南而过。

已褪去骄横热辣的阳光此时给江边古城镀上了一层金光,使小城彰显出一种另类的魅惑。

萧陌尘韩承旭一行下了车,沿街寻找住处。

舞篁城规模虽小,而行棋氛围却甚是浓厚。

街头巷尾,谈棋行棋观棋的人,比比皆是。

一位老者与一位老妇的对局吸引了众多路人的目光。

韩承旭等人也停下了脚步。

老妇头发全白了,牙齿掉光了,背也驼了,一面打量略显狼狈的老者,一面说:

“老头子,你这局棋输了,明日该你涮锅。这盘不许耍赖。”

棋盘上,老妇黑棋已有两兵逼宫锁肋,另有一只活车可随时直扑对方底线。

老妇的棋完全属压倒性优势。

果不出所料,老妇睁大细小得几乎快重合的双眼,伸出如鸡爪般干枯的手指,紧紧拧住将门的一只兵,果断扒掉对手一仕来了个大刀剜心,进而运车底线。

手法干净地攻下城池。

老妇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好棋!好棋!”围观者连连点赞。

“再来一盘。”

围观人数颇多,老者脸上有些挂不住,想再来一局挽回颜面。

“三盘了都。说好一局定输赢的。你呀你呀!跟你下一辈子棋,你赖一辈子棋!

让这位小哥评评理,你个爷们儿该不该这么赖棋!”

老妇死活不依,指着韩承旭道。

“我呀?可别把这古今大难题抛给我。连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韩承旭笑道,就是不接招。

“婆婆,请问附近有敞亮的酒家不?”杨慕哲不失时机地问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