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女:母仪天下》极品腹黑女天师 章节列表 腹黑女:母仪天下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6-28 20:05:18

《腹黑女:母仪天下》极品腹黑女天师 章节列表 腹黑女:母仪天下妖孽受 已完结

《腹黑女:母仪天下》

来源: 作者:蔷菲 分类:仙侠 主角:司马乐,顾夫人

火爆新书《腹黑女:母仪天下》是蔷菲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司马乐,顾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达裘呆愣的看着一脸欣喜的司马乐怡,脑中早已就这些关系过度了一遍,也大约是知道皇帝这么做的原因,光亮的脸色就这么暗淡的下去,都不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达裘呆愣的看着一脸欣喜的司马乐怡,脑中早已就这些关系过度了一遍,也大约是知道皇帝这么做的原因,光亮的脸色就这么暗淡的下去,都不曾想过要去掩饰。

达迪儿惊讶的看着司马乐怡,道:“恭喜长公主。”

“谢谢。”司马乐怡喊着欣喜的笑容道。

达裘痴痴的看着司马乐怡,看了许久,蠕动的嘴唇始终是发不出声音来,司马乐怡微微一笑,行了个礼,如柳絮飘来,拂在达裘的心上,痒痒的。

“多谢达裘王子相救,司马乐怡谨记心中。”

被达迪儿推了一把的达裘慢吞吞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扶起司马乐怡,干巴巴道:“不用谢,公主保重。”

不知道是说路途保重,还是断了念想的保重,司马乐怡也不去深究,只是微笑的点点头。

在她安静的时候,倒是挺有名媛气质的,一袭华贵宫装,清纯不失稳重,稳重不失妩媚,妩媚而不妖,各种都是恰到好处,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但也没有什么时候是特别低下的,就是这样就能让人宁静的。

达裘与达迪儿回了座位,皇帝深深的看了眼突然道:“悦儿,你怎的将顾家幼子给扣在府中做管家了?难怪顾爱卿等都不愿等的就要让朕做主,你真是太胡闹了!”

凌厉之音灌满了威严袭击司马乐怡而来,打得司马乐怡头昏眼花,欣喜的表情就这么暗了下去,十分委屈的看着皇帝,抽泣着。

下方的顾鸣倒是一下来了精神,抬起头看着皇帝,成熟的丹凤眼勾了勾,凄惨悲凉的看着司马乐怡,不说话却是比说话更是有用。

角落里与南艺待在一起的梅子弧面色暗了暗,低垂着头,看不出情绪。

今日这中秋节虽过得一惊一乍,但却是比往年有趣多了,高潮一个接一个。

顾夫人施了胭脂的脸庞看不出颜色,这一下想必也是十分精彩。

“悦儿,你将梅子弧交予顾家如何?朕替你去……”

“不行!”司马乐怡脑袋一扬,掷地有声如磐石落地,“梅子弧是我公主府的人,与顾家已经断绝关系,凭他顾鸣两句话假惺惺的话就想要让我将人交出去,他是白日做梦!”

皇帝是万万没有想到司马乐怡的态度会是这么强势,从她来帝都,虽然嚣张了些,但是极其有自知之明,从不强求任何东西,如今这样的态度,倒是让皇帝与太后惊了一惊。

司马乐怡一张倔强的小脸,脸颊上还残留着浅浅痕迹,正视着皇帝投过来的眼神,没有丝毫的闪避。

这才是卫胧月的气度!

顾夫人原本有了飞扬的眼神一下就落了下去,咬了咬唇,出来跪在顾鸣旁边,柔和的声音道:“陛下,子美乃是臣妇幼子,自幼在普济寺静养,如今被长公主带下山,自然是要入臣妇顾家的门!跟在长公主这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身旁,不合规矩啊!”

这般泪雨飞诉而下,讲理占理,讲情占情!

司马乐怡蹭的一声站起来,飞快的跑到顾夫人面前,一脸怒气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丢在她脸上,居高临下骂道:“你这个蛇蝎妇人,你配做女人嘛?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你都这样心狠手辣,你还有是做不出来的?这样契约是你亲手答应的,用你儿子的血按的手印,如今你给子美下的毒解了,你就这般翻脸不认人了吗?”

对于司马乐怡这般激动的情绪,皇帝与皇后很是吃惊,一直以来,司马乐怡从来都是厚脸皮加无赖的,还有那么一点点小聪明,就算气急败坏也会殷殷哀求,哪会这般爆发出来,更令他们吃惊的是那一句对亲手儿子下毒。

太子司马浩上前拉住激动的司马乐怡,怕她伤了顾夫人,她是懂功夫的,而顾夫人乃是一个柔弱女子。

他柔声道:“阿悦,冷静些。”

跪在低山的顾鸣眯着眼看向顾夫人,那一抹疏离被他掩藏的很好,却被顾夫人清晰的感觉到,后者身子微微颤了会,很快的稳定了下来。

抬起头看着司马乐怡,道:“长公主,京兆尹办案也是需要讲究证据的,你这般胡扯对臣妇可是不公平,何况子美乃是臣妇的亲生子,臣妇日夜盼着他回到臣妇身边来,又岂会下毒害亲子?”

一听此话,司马乐怡眸中的风暴更加的强劲了些,若不是司马浩,怕是早已冲上去掐死她!

“不公平?你几时对子美公平过?我真怀疑子美不是你亲手的,而是顾大人从外头抱回来的,不然怎么会有你这样偏心的母亲!”司马乐怡咬牙切齿。

顾鸣眼眸不经意的颤抖,眯着眼笑道:“长公主这话可是说笑了,子美乃是我顾府嫡子,这是顾府宗谱上都写着的事实。”

“嫡子?”司马乐怡审视了一圈的人,触视到梅子弧一闪而过悲伤的眸子,语气更是淡了起来,说:“宗谱上的妻子亦可以是休,何况只是一个被提出家族的嫡子而已。”

司马乐怡理了情绪,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的目光下轻轻挣脱开司马浩的怀抱。

“阿悦。”司马有无奈喊道,手臂一伸,再次将司马乐怡给拉了下来。

他到现在都摸不清楚这精灵古怪的小妹脾气,有时张扬,有时安静,有时无情,有时又情深似海。

“悦儿!”皇帝带着冷意喊了声,却没有止住她的脚步。

司马乐怡迈着步子,面无表情的走到顾夫人面前,抽开她手里的纸张,轻抚了两下,仔细的扫了一遍,道:“我再说一遍,梅子弧是我司马乐怡的人,即便我司马乐怡明日将出使蓝国,即便我可能这一世都不能回西国,可我司马乐怡依旧是西国的长公主,那梅子弧也依旧是我公主府的管家!您说是吗?父皇?”

皇帝还未答话,顾夫人带着尖利的声音质问着:“难道长公主便能强抢男子不成?臣妇只听说过哪些纨绔之徒强抢女子,如今长公主还想返过来不成?即便如此,天子犯法都与庶名同罪,长公主又何必拿身份来欺压臣妇,天子脚下,自有陛下做主!”

“闭嘴!”顾鸣一惊,连忙扯了一下顾夫人,低声喝道。

原本顾鸣还很疑问,顾夫人为何这般执着于梅子弧回来,当初是她百般阻扰,让他留不下来人,如今,竟然主动来要人,这让他觉得或许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该去的怨恨也该去了,现在倒像是他天真了,低估了她的恨。

说是要将梅子弧要回去,却一步步的激怒司马乐怡,让司马乐怡显得对梅子弧的关心越来越重,使得陛下与皇后看不过去出手除去梅子弧为止!

司马乐怡是认定的和亲者,又怎能予情与他人!

顾夫人目不斜视的盯着司马乐怡,宛如一个不畏权贵的巾国英雄。

司马乐怡眯着眼,眼角闪过一丝冷芒,若顾夫人对梅子弧下毒仅仅是惹怒了她的话,如今这步步算计完全是让动了杀心。

“强抢男子?顾夫人这词倒是新鲜,本宫虽然民间养出来的,礼仪教养却是样样不落,何来做这等荒唐之事?”她挑眉问。

“臣妇幼子……”

“父皇,这乃是顾夫人亲自按下的契约书,此生梅子弧不再是顾家之人!如今顾夫人这般出尔反尔,倒是让儿臣见识了一番顾家的脸皮之后,当初子美年幼,你们便不管不问,丢入普及寺让其自生自灭,如今本宫将他带回来,按他的才能做个管家,你们顾家变是那也不许,这也不许,甚至本宫强抢男子这等逆天的罪名都仍了出来,难道你们顾家都是一群无赖不成?!”司马乐怡越说越怒,若不是草原王室在场,她怕是当场都要暴走了!

顾夫人愣了愣,她没想到司马乐怡竟然会以旁观者的身份来替梅子弧说话,并且适当的表达了她对顾家强势的不满,而强势,恰恰是皇室不能容的!

鸦雀无声。

全场只能听到心跳加速的声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皇帝,一点也没有受他的龙气威严所影响。

顾家,五大家族之一,身份尊贵,权倾朝野,然,皇室终究是主,顾家依旧只能是臣。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顾夫人的算计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将顾家整个赔了进去。顾鸣淡淡的看了眼顾夫人,默不作声的垂了下去。

皇帝眉梢微敛,道:“将契约书呈上来给朕!”

章高连忙下去将司马乐怡手上的东西拿上去递给皇帝,垂在一旁。

“顾夫人,这黑纸白字写的清清楚楚,你却还要纠缠悦儿,毁她名声,你究竟是安的什么心?!”皇帝“啪”的一声拍着椅子,含着温怒道:“一个梅子弧,是你顾家不要之人,悦儿如何收留不得?再者,她收留你亲子,一没亏待他,二没虐待他,在你眼里,就成了悦儿强抢男子,一介民女尚且容不得这名声败坏,何况悦儿乃是金枝玉叶!难道你认为天子犯罪与庶名同罪,朕的儿女就得这般白白让人侮辱吗?”

皇帝眸中怒光大放,说到最后却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乃是中秋佳节,却因为顾家成了刑场般,紧张万分。

顾夫人脸色煞白的跪了下去,哭道:“陛下圣明,那契约书不是臣妇心甘情愿签的,而是长公主强行按着臣妇的手签的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夜的湖面就如这席面般接二连三的丢入石子而泛起的涟漪,在众人本不平静的心上划起一道道的水纹。

司马乐怡当众不雅的翻了翻白眼,看都没有看顾夫人一眼,倒是顾鸣,长长的叹了声气,脑中回忆的却是多年前的事情。

如若那时候,他再强硬一些,或许就不会如现在这般,纠缠不清。

“陛下,臣有罪!”顾鸣低沉且又稳重的声音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