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北朝春事》北朝春事 清明水萩 同人志 北朝春事蕾丝

更新时间:2020-06-24 16:06:05

《北朝春事》北朝春事 清明水萩 同人志 北朝春事蕾丝 已完结

《北朝春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清明水萩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霁,沈庆之

主角叫李霁,沈庆之的小说是《北朝春事》,它的作者是清明水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美公子姿容卓越,一双细长的桃花眼,黑白分明不染凡尘浊色,却又在某个不经意间流露出让人难以看透的精明与锐利。他身形颀长,折扇轻摇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公子姿容卓越,一双细长的桃花眼,黑白分明不染凡尘浊色,却又在某个不经意间流露出让人难以看透的精明与锐利。他身形颀长,折扇轻摇间,风度翩然,骄傲贵重。

偶遇,沈连城因他的相貌出众而多看一眼,却并未驻足。他则因多看了“好似比自己还俊美三分”的沈庆之,一刹认出沈庆之身边的小娘子就是沈连城而惊喜地停了脚步。

“这不是沈家大娘子?”沈连城今日着装,倒与那日所见大有不同。他暗暗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看着眼前的淑女,心中更是满意。

沈连城倒不认识眼前人。上一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

上一世的这次韩府家宴,她没有参加,会错过一些人和事乃是必然,但眼前的人是如何认得她的?

“你是?”对美男子,总能有更多的耐心。

“京都开国郡公世子李霁,木子李,光风霁月的霁。”李霁彬彬有礼,还道,“韩大夫人乃是我姨母,此次来临安,因我表弟的生辰而来。”

“噢……京都开国郡公?”倒不曾听闻过。想她一年十二个月有七八个月生活在京都,对京都的大户也是数得出名头的。开国郡公听起来这么厉害的爵位,她竟是不知。

“家府本在暨阳,上个月才迁至京都的。”李霁忙做解释。

原是这么回事,沈连城作笑,旋即问:“那公子怎认得我?”

“前两日陪着表弟表妹游临安城,恰见沈大娘子一身胡装打扮立于桥上,英姿飒爽甚为特别。此后我对娘子……”李霁笑了笑,话语竟轻佻了起来,“便是日思夜想,以至于食不知味夜不能眠了。”

他本以为沈连城听了这话会和寻常女儿家一样羞得红了耳根红了脸,却不料沈连城竟是脸不红心不跳,甚至直言相问:“那李世子这是对我有了爱慕之心?喜欢上了?”

李霁全然没注意到她眼里的不屑和轻视,被她一问,越发来了兴趣。“喜欢,只一眼便喜欢上了。”

“若论男女之情,李世子恐怕要失望了。”沈连城这下看李霁,只觉对方自信太满、话语轻浮,再无看美男的心情。

“我沈连城心目中的男儿,有着绝美的相貌和好身材。你嘛……”故作上下打量对方之态,待对方下意识昂首挺胸很是得意的时候,却皱了皱眉,摇了摇头,一脸嫌弃道:“实在一般。更何况,我沈连城心目中的男儿,还当是英武盖世的大英雄,进可浴战沙场,退可图报安良。”

她将自己心中所喜和盘托出,毫无女儿家该有的矜持,就是一旁的沈庆之听了,也很有些意外。

李霁知道自己是被明言拒绝了,但沈连城这番话,却是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他挤出一声笑来,试探问:“想必娘子心中已有所属?”

沈连城的思绪,早已回到上一世与武成侯府二公子薛戎初识的时候。

“我看你还待嫁闺中,却早已失节于人,养了三个面首,还跟天子有染,又强行与我发生这等关系……实在不是什么好女子!”

初识,薛戎是瞧不起她的。可回想起来,她却觉得被自己“强迫”后一脸怒气说这番话的他,是那样一个正人君子,那样招人喜欢。

她的嘴角,不自觉露出了点点甜笑,告诉李霁:“没错,我心中已有所属。”

“噢?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李霁倒要听听看,是什么人比他还优秀,竟先一步夺了沈连城的芳心。

沈连城暗想,不妨告诉这个李世子,说不定他会把自己的心思传到武成侯府去呢?如是想着,她便说了。“武成侯府二公子,薛戎。”

听言,李霁却是不由得笑出声来。举家迁至京都之前,他对京都称得上大户的人家可是做了功课的,恰对这武成侯府了解一二。

他话语悠然,“武成侯不过是一介武夫,前两年立了军功才封的侯爵,实无根基,更别说世袭侯爵的是薛家大公子,薛二公子能有何出息?娘子莫不是明珠暗投了?”

这些个根基深厚的世家公子,就是瞧不起那些凭着军功或是文才赢得声明而挤进贵族圈子的。在他们眼里,寒门就该世世代代为寒门,一朝有人突出,那也是麻雀穿了凤凰的外衣,本质是变不了的。

在认识薛戎之前,沈连城也是这么想的。认识薛戎之后,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此刻,她甚至不乐意听人说道瞧不起薛戎的话。

“根基都是世代累积的,李世子怎知薛家再经历三四代会是何等光景?”她的样子变得有些冷漠。不待李霁再有言辞,她欠了欠身便当是告辞,离开了。

李霁并不气恼。望着沈连城离去的身影,细细的桃花眼微眯了眯,倒很喜欢这挫败的感觉。

见沈连城走远了,他的仆僮阿则忍不住上前,嗤道:“这个沈大娘子,真是眼睛长到天上去了,依奴看,也没什么好的,不值世子……唉哟!”

“啪”一声响,李霁将拢着的扇子敲在了他的脑门,却是丝毫无有愠怒之色。“你懂什么。”

他重新摇起折扇,全然一副不在意,悠然自在的样子。望着沈连城的背影,他的唇角还荡开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李家家大业大,可父辈五个兄弟,目前为止后嗣之中却独有他一个男丁。姊妹无数,从小到大,他就像王一样,要什么没有,哪里尝过“拒绝”的滋味?这下初尝,倒觉得这滋味尤其特别,尤其让他生了挑衅的欲丨望。

沈连城能感到李霁自信的目光还在追逐自己,不禁问沈庆之:“长兄,你可知开国郡公是何来历?”

“倒是略知一二。”沈庆之回头看一眼李霁,而后不急不徐解释:“开国郡公一爵开国皇帝时就有了,早先是有封地的,直至先皇时期,才转了虚爵。想那李世子一家迁至京都,定是因为他父亲,开国郡公前不久升了正七命柱国府的缘故。”

不过是正七命的官阶,比武成侯高一阶而已,开国郡公也不过是徒有虚名,他李世子哪来那么大的优越感?

察觉到沈连城不屑的神色,沈庆之不禁笑了笑道:“大妹妹有所不知,柱国府的官阶虽比不得祖父正九命太傅,却也是天子身边的大红人,他的长女,前些日子还被天子纳入后宫,封了李夫人。”

李夫人……李皇后!?是那个经由多年努力,从李夫人到李贤妃再到李贵妃,最终斗赢天子第一任皇后阿史那沐云,荣登皇后宝座的那个李皇后吗?是同一个人吗?

上一世,沈连城的三叔正是由这个李皇后的父亲构陷,才被荣亲王一党污了叛国之罪的!

沈连城顿步,眼里甚至有些惶恐问沈庆之:“开国郡公,可是李威?”上一世她来不及知道李威是什么爵位什么官阶,只知他叫李威,是当时的国丈!

沈庆之见沈连城不寻常的反应,微愣了愣,而后点头,“正是。”

沈连城的脸色刷一下白了。

她回头看李霁,恰见韩家三公子韩阙着一袭浅蓝色锦衣赶来,正与李霁眉飞色舞地讲着什么高兴的事。说话间看到沈连城,大声招呼了一声“沈阿蛮”便拉扯了李霁一并朝凉亭的方向走了来。

韩阙比李霁小两岁,本也是个头儿长得快的,可站在身形颀长的李霁身旁,却是矮去了大半个脑袋。大大的眼眸,漆黑,更显他的稚气和单纯。

他拉扯李霁的动作,更有几分孩童般的无赖。便是李霁解释过与沈连城认识过了,他也还是坚持。

“表公子,奴家公子适才真跟那沈大娘子认识过了。”李霁的仆僮阿则也急了,道,“再跑过去,岂不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去去去,你懂个屁?有我在哪还有什么热脸和冷屁股?”韩阙执意,并喝斥了阿则,不准他跟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