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荣华 字母文 锦绣烟云荣华碎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4 12:05:17

《锦绣烟云荣华碎》锦绣荣华 字母文 锦绣烟云荣华碎全文阅读 已完结

《锦绣烟云荣华碎》

来源: 作者:嫣离 分类:豪门 主角:馨宁,连馨宁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绣烟云荣华碎》是嫣离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馨宁,连馨宁,书中主要讲述了: 连馨宁跟着又问了几句荣少楼这两日来的起居,饭吃得可好,早晚凉了记得添衣,小石头一一应了,却越发不敢抬头。 说了一会儿功夫打量着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馨宁跟着又问了几句荣少楼这两日来的起居,饭吃得可好,早晚凉了记得添衣,小石头一一应了,却越发不敢抬头。

说了一会儿功夫打量着连馨宁都问完了,丝竹便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小盒子,里头是一个小金锁儿,外带二两银子。

连馨宁瞥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只看着小石头笑道:“你刚来这里我也没什么好赏你的,就当是见面礼吧,以后大爷进进出出还要你多照应着。”

那小石头哪里敢收?还是丝竹几次三番硬塞到了他兜里,这才千恩万谢地接了,又磕了头才下去。

云书却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道:“奶奶也太好性儿了,大爷既派他来报信,他自然知道大爷在外头都做些什么,奶奶何不仔细问问?还白给他那么些好东西。”

连馨宁听她这么说,不由苦笑。

“这种事我问了他就能老实答么?再说大爷既说了是在安亲王府,那便是了,何必多心想来自己跟自己生气?”

丝竹听她这话说得颇有心灰意冷之意,忙递了个眼色给云书不许她再胡说,心心念念用余光瞅着桌上那张字条子,也不知连馨宁到底看了没有,那个叫做燕四胡同的地方,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一夜无话。

次日正是十五,连馨宁照例要去相国寺进香,因丝竹被铃兰烦去赶制荣太太屋里的针线,她便带着玉凤和云书同去,谁知临出门前荣清华忽然来了,笑嘻嘻地也要跟着去走一趟,便一同坐车出了门。

阳春三月的天气本就是出城登山郊游的好时候,再加上也是进香的正日子,一路上山就十分热闹,待到了山门,更见人头攒动,香火鼎盛。

“这相国寺咱们家是常年都做功德的,前年给菩萨重塑金身,大半的银子也都是咱们家出的,大嫂子若说要来,只需派个人过来同他们的住持慧净禅师说一声,莫说不用同这么些人挤着上香,就是要他亲自为大嫂解经说法只怕也不难,何须如此麻烦?”

随着一众平民百姓一同拾级而上,耳边喧哗吵闹不断,荣清华不由略有不满。

连馨宁见她一张俏生生的脸蛋被太阳晒得通红,额上也沁出点点汗珠,不由莞尔道:“佛祖面前众生平等,我们虽是有些根基的人家,在这些事情上却不该拿着身份地位去同寻常百姓争抢,只怕菩萨知道了也是要不高兴的。你若累了我叫个婆子背你上去可好?”

“那倒不用,清华不累,只是怕嫂子吃不消,你毕竟是双身子的人呢。”

荣清华冲着连馨宁甜甜一笑,继续亲热地挽着她的胳膊,连馨宁笑着摇了摇头尚未开口,边上的云书已得意地笑道:“那是二姑娘不知道,我们奶奶从小便诚心,就是看她这份心意,菩萨也是要保佑的。”

“小蹄子,佛门圣地不可随意妄语,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几人说笑着进了寺门,荣清华因荣家的规矩极多也少有机会出门,如今既出来了便想四处逛逛,连馨宁见她并不曾带跟着的人不大放心,倒是云书也是个好动的,早已站在荣清华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想想这丫头自从跟着她进了荣府确实也给拘坏了,便干脆让她们两个一同在附近转转,又让两个跟着出来的婆子也去,小心伺候。

连馨宁照常进香祈福,也不过是求些家宅平安之类,这里只剩她同玉凤两人倒也便宜,添了香油后四下无事,因想着上个月来时后面的一片梅林尚没有动静,这里的红梅是极有名的,不知现下都开了没?一时兴起,便携了玉凤一起从寺里的后门出去,直奔梅苑而去。

玉凤见她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反倒替她着急,不由拉住她小声问道:“奶奶既诚心供奉菩萨,何不求个签问问前程?”

“我一个妇道人家,有何前程可问?”

连馨宁听她这话问得稀奇不由好笑,再看她一脸着急的样子这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想必是要她求一求她与荣少楼的前程吧。

二人一路走一路说不知不觉到了梅苑,这里是山寺中不对外人公开的所在,所以知道的人极少,倒也合了连馨宁图清净的心意。

果然料得不错,满园的红梅皆以盛开,暗香浮动疏影清芬,十分动人。

主仆二人缓步其中,忽听得不远处有女子呼喊的声音,循声望去却见两名妙龄女子相互搀扶着倚树而立,通身的打扮一看便知也是大户人家的女眷。

那丫鬟打扮的女子一见有人来忙又朝着她们呼喊起来,原来是她家少奶奶适才赏梅时不留神崴了脚,偏这里四下僻静,竟求救无门。

连馨宁和玉凤都是热心肠的人,当即上前帮忙,由玉凤和那丫鬟搀扶着那受伤的女子,连馨宁则在前头带路,带着她们到了不远处的一角小亭歇下。

“多谢两位仗义帮忙,小女子头一次来到此地,只知道贪玩一时失态,若不是遇着奶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女子坐定后便又忙着起身向连馨宁行礼,连馨宁忙按着她不叫她起来,这时才有功夫细看她的样貌,不由也在心中赞叹不已,好一个闭月羞花的美人,莫说脸上的五官无一处不精致,便是那眉宇间一点淡淡的似愁非愁,似病非病的神态,也真真堪比西子捧心,不知能令多少人失了魂。

“快没这么着,你还有伤呢,快坐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这么客气,我们可就坐不住了。”

连馨宁笑吟吟地让她宽坐,那女子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客气,便又说了些感谢的话,不知不觉便攀谈了起来。言语间得知那女子唤作阿鸾,小她半岁,今日她与她家相公一起来进香,方才因她相公遇见了旧同窗,几个男人叙旧她跟着也不方便,就自己带着贴身丫鬟四处走一走,不知怎地就到了这里。

“能在此处遇见姐姐真是阿鸾的福气,阿鸾在京城并无亲戚朋友,日后还盼姐姐能多走动,就是阿鸾的造化了。”

那女子似乎与连馨宁一见如故,始终拉着她说个没完,倒是她身边的丫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玉凤见了便忍不住问她。

“姑娘想是着急你家***腿伤?放心吧,并不曾红肿,想是没有扭到要害,休息个三五七日便能自好的。”

谁知她不问还好,一问起来那小丫头竟急得哭了出来。

“都是奴婢的错,让奶奶受了伤,回头可怎么跟爷交代呢!上回厨下不留心做了一个奶奶素日不吃的菜,奶奶还没说什么,那厨子第二天就被爷赶出去了,爷对奶奶那是比自己心尖尖上的肉还疼,奶奶皱一皱眉他都要着急上火好几天,这回岂不要将奴婢打死!”

那阿鸾一听这话面上便有些不好意思,立刻红了脸,忙拉起那丫头的手柔声劝道:“好莲儿快别这么着,这点小事也值得急成这样?没得叫别人笑话你,快别哭了。”

一面又回头面带愧色地向连馨宁致歉:“姐姐别见怪,这丫头平日跟着我也没出过门,不懂规矩。”

“哪里呢,想来妹妹是个有福的,得夫君如此疼爱,岂不羡煞旁人?”

“那是姐姐大度,若是别人听她这么说,只怕心里早就嘲笑小妹轻狂无礼了呢!姐姐的气度芳华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何须羡慕阿鸾平头小户的,阿鸾羡慕姐姐还来不及呢。”

连馨宁本不是个热络的人,做姑娘时如此,嫁了人也是如此,如今忽然冒出个如花似玉的玲珑女子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地叫着,也实在不大习惯,几次想告辞都被她挽留,只说同她一见如故想好好结交一番,说得连馨宁若再推脱倒有瞧不起旁人的意思,也便只得坐着。

女子之间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些脂粉针黹的话题,连馨宁又是个喜静的,多半都是阿鸾在说,且事事不离她家相公,可见实在是新婚燕尔恩爱有加。

那阿鸾见连馨宁怀着身孕不免又露出羡慕之情,只说她家相公十分喜欢孩儿,只是成亲的日子尚浅,不知何时也能为他添个一男半女才好。她身边的丫鬟想是急着将功补过,少不得更加殷勤奉承,忙一连声说什么爷一心只疼奶奶一个,想要个哥儿还不容易么云云,只怕到时候更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才放心了呢。

连馨宁本也没什么,只微笑着由她们说,毕竟荣府人多口杂,不管和谁说话都要留个三分心眼,她也许久不曾毫无城府地与人谈天了,面对两个陌生人反倒心里放松许多。

倒是玉凤在一边听着那主仆二人说来说去尽是些夫妻恩爱之事,怕她触景伤情,毕竟荣少楼冷落多日,虽不曾明说什么也不曾有过口角,但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大爷的心只怕是朝外头飞出去了。

此时正好听得不远处有男人在唤阿鸾的声音,料想是她家相公找来了,便扶着连馨宁起身告辞,那阿鸾这次也不再留她,一面叫那小丫头去前面寻她家相公,一面恋恋不舍地同连馨宁作别。

连馨宁心里记挂着荣清华和云书,同她又寒暄了几句便着急离去,谁知那玉凤却是个淘气的,两人在一片花树中走了几步,她便笑着出起了鬼主意。

“听她们说得那阿鸾姑娘的相公竟是个天上有地上无的痴情种子,我倒要看看这样的男人究竟长个什么模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