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水未逆》水逆指什么 免费试读 水未逆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6-22 12:04:57

《水未逆》水逆指什么 免费试读 水未逆LOLI控 连载中

《水未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奇夫子 分类:武侠 主角:鲁通,张庆之

经典小说《水未逆》由奇夫子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鲁通,张庆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兜兜转转,女孩领着几人进入一家酒肆,又从酒肆后院离开,转了一圈从一家当铺后门进去,最后进了院中地窖,对着地窖西面的墙,按了几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兜兜转转,女孩领着几人进入一家酒肆,又从酒肆后院离开,转了一圈从一家当铺后门进去,最后进了院中地窖,对着地窖西面的墙,按了几下,突然墙面一转,出现一间不小的密室,待众人进入密室,关上暗门,她才松了口气,露出笑容对张庆之几人说道:“怎么样,这里很安全吧。”

鲁通看了看周围,虽然没说什么,但也是长舒一口气。

这密室气流通畅,有桌有椅,有床有被,有灯有水,有纸有笔,若是再有些吃食,躲在里面十天半月,倒也不是问题。

邓元觉双手合十,颂了句佛号,然后对着鲁通说道:“阿弥陀佛,这位兄弟,洒家万分感激,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洒家怕是着了那牛鼻子的道。”

鲁通连连还礼。

几人坐定,文士上前对着鲁通施了一礼,说道:“我姓陈,是明教圣公座下谋士,江湖上的好朋友称我为陈箍桶,明教众兄弟叫我陈军师,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鲁通起身一拱手,答道:“唉,我这身份有些尴尬,说了怕是会惹出些麻烦。”

邓元觉一瞪眼,喝道:“洒家还以为你是个爽利的汉子,却不成想你婆婆妈妈好不干脆,太也无趣,我们都是将头别在腰带上的人,你怕甚麻烦,莫不是你怕我们给你惹出麻烦。”

鲁通一听顿时大窘,连忙摆手

“大师千万别误会,不知各位可曾到过延安府?”

女孩说道:“半月前,我们途径延安府来到此地,只是未曾入得延安府。”

“那你们可曾看到城墙上贴的海捕公文!”鲁通又道。

“呔,你是鲁通!”邓元觉皱着眉头打量起鲁通,突然一拍桌子,桌子竟被拍垮,他瞬间抄起浑铁禅杖,整个人隐隐泛着红光。

“洒家就说怎么看着你如此面熟,原来就是你这贼人,卖国求荣,滥杀无辜,犯下滔天罪孽,真真气煞我也。”

鲁通摇头苦笑:“哎,这就是我怕惹的麻烦。”

看着鲁通那表情,陈箍桶知道这其中必有隐情,于是示意邓元觉稍安勿躁,说道:“半年前,我明教便见到了那四海寻捕令,那寻捕令不止在延安府有,就连远在清溪都有人知晓,当时听说出了个勾结西夏滥杀无辜的贼人,我明教无不悲愤,宝光师傅更是亲至镇河村一探究竟,那村中无一生灵,如鬼村一般,果然被人屠了全村。”

“我们就是镇河村的人。”毛羽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邓元觉一愣,放下禅杖,拉住毛羽说道:“究竟发生何事,快快说予和尚我知晓。”

毛羽和张庆之你一言我一语,从一品堂高手屠杀镇河村村民讲起,一直到三人被诬陷为反贼,和穆氏兄弟动手,然后逃到宥州城,期间鲁通时不时点上两句,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才将事情简单说清。

“原来中间竟有这么一段奇事!”陈箍桶唏嘘道。

“哎呀呀呀,洒家鲁莽了,还望鲁兄弟见谅。”邓元觉双手一拱对着鲁通赔了一礼。

鲁通扶住邓元觉说道:“大师言重了,此事还有诸多曲折,某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鲁通看着陈箍桶说道:“不知几位来此又是何事,怎会和那老道起了冲突。”

陈箍桶想了想,这鲁通与明教并无什么利害关系,而且大家都是官府容不下之人,他身手了得,在官府中也有些人脉,以后说不得彼此能为照应,所以思考了一会儿便告诉了鲁通一些不太重要的事。

原来,这明教在大宋处境并不好,官府以蛊惑人心之罪,四处镇压,除睦州和歙州外,发展均不如意,圣公方腊为增强明教实力,便派出教中各大护法法王、光明使者四处传教,吸纳教众,而陈箍桶则被派往西夏打探,看明教是否能传于西夏。

陈箍桶到达西夏后,第一站便是宥州,没想到在宥州城就受了挫折,西夏百姓听不进明教教义,他们只信奉天鬼神之巫术和佛教密宗,试着传了几天明教教义,却引出了叶灵子来。

听了陈箍桶的解释,鲁通不置可否,他这人没有宗教信仰,便不敢妄加评论,几人说着闲话。

少女走近张庆之,说道:“我叫方金芝,谢谢你连着救了我几次。”

张庆之红着脸,不敢看方金芝,手都不知道要放在何处,害羞的点了点头,方金芝看着张庆之道:“你是叫张庆之吧。”

张庆之头晕目眩说不出话,依旧点了点头。

毛羽突然伸过头来,嘿嘿一笑,说道:“姑娘,你别欺负我兄弟,你看他摇摇晃晃,快被你吓得倒下去了,哈哈哈。”

“我哪有欺负他,噗嗤。”看到张庆之这模样,方金芝抿嘴笑了出来。

“你叫毛羽是吧,就你话多。”方金芝瞪了一眼毛羽。

“诶,我说,这也太气人了吧,你和庆之说话就细语柔声的,和我说话却吹胡子瞪眼。”毛羽打趣道。

“懒得理你。”方金芝斜了一眼,看了看张庆之,有些脸红,悄悄坐回自己位子上。

毛羽拉着张庆之走近方金芝,嬉笑道:“方姑娘,我说你这么一个大小姐怎么会跑到这么个蛮夷待的地方吃苦。”

方金芝悄悄看了眼陈箍桶,小声说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陈伯伯过几天就要送我回睦州的。”

陈箍桶似乎感受到什么,转头瞪了方金芝一眼,方金芝吓得吐了吐舌头。

“你们呢,要去哪呢?”方金芝说道。

“不知道呢,义父说要绕个大圈,然后回转大宋。”毛羽说道。

方金芝咬了咬嘴唇,看着张庆之细声说道:“既然你们没去处,何不跟我们一起呢,我们也是要回大宋的。”

张庆之终于说出一句话:“怕是不好吧,我们正被四处通缉呢。”

方金芝还没说话,那边邓元觉大叫了起来:“我说鲁兄弟,你这人当真太不爽利了,你们既然没有去处,便加入我们明教又如何,以你的身手和德行,圣公是万万不会亏待你的。”

鲁通并不想和明教有过多牵扯,于是出言拒绝:“哎,大师,我落到这般田地却不知是为何,要是搞不清其中缘由,我是真的没心思考虑其他。”

陈箍桶看鲁通表情便猜出他心中所想,连忙说道:“宝光师傅就别难为鲁兄弟了,若是他日遇到难处,鲁兄弟记着还有我明教就行。”

鲁通拱手谢道:“某家在此谢过了。”

“罢了罢了,不说那些,你们现在如何打算呢。”邓元觉无奈地说道。

鲁通早已想好,便出声答道:“待到今日天黑,我们打算趁着夜色离开。”

“夜晚天黑才走,时候尚早,洒家要与鲁兄弟好好地喝上几杯。”邓元觉站起身拉了拉墙上的一个小环,一道小窗开启,邓元觉对着外面大喊道:“给洒家弄些酒水肉食来。”说完那小窗再次关上,显然是有人候在外面。

一盏茶的功夫,小窗再次开启,几个竹篮子送了进来,里面酒水牛肉,馒头青菜装了很多,足有十来人份的吃食。

“哈哈哈,这些家伙倒是知晓洒家酒量,来来来,鲁兄弟,与我好好喝上几杯。”邓元觉大笑道。

鲁通被他拉着坐了下来,一人倒了一大杯酒,一口喝下。

“好,这才像个好汉。”邓元觉一抹嘴赞道。

其他几人也拿了些吃食,边吃边说些趣事,气氛倒也愉快。

几个时辰匆匆而过,外面天色已经全都暗了下来,邓元觉喝得大醉,趴在桌子上呼呼睡了过去。

鲁通不敢放开了喝,但也喝得有些醉意,毛羽和张庆之在一旁扶着他。

“陈先生,我等这就要走了。”鲁通对陈箍桶说道。

“鲁兄弟,既然你已决定,我就不留你了,万望保重,若是日后遇到难处,定要记着来寻我等。”陈箍桶拿出一个树叶大小的红木令牌,递予鲁通。

“这是我明教圣火令,只要是明教中人皆都认得,到时若是用得上我明教,持此令牌来寻便可。”

鲁通接过令牌,这令牌暗红似血,三朵火焰围绕着一个太阳,太阳里写了个“明”字,古朴大气。

鲁通想了一会儿,虽然自己不想和明教牵扯太深,但前路凶险,有此令牌说不得真能派上大用,就算自己用不到,日后或许能帮上毛羽和张庆之。

看了看毛羽张庆之,鲁通最终还是将明教圣火令收入怀中。

“某家多谢了,陈先生,方姑娘保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鲁通一拱手。

陈箍桶起身按了一下墙上机关,密室缓缓开了一道小门。

“鲁兄弟,两位小哥保重!”

鲁通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邓元觉,会心一笑,一转身走了出去,毛羽紧跟其后。

张庆之刚要走时,方金芝突然上前,拉了一下张庆之的衣袖。

“你这就要走了吧。”方金芝看着张庆之的眼睛,也不知为何会对张庆之有着说不清的好感。

“嗯。”张庆之不敢看方金芝,低头小声嗯了一下。

“这个给你,你要记着以后来找我啊。”方金芝将腰间的碧绿玉佩递了过去。

张庆之下意识的接了过来,拿到手中又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踌躇。

“收下吧,一定要记得我啊。”方金芝甜甜一笑。

“嗯。”

张庆之握着玉佩,用力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出门外,突然他又折返回来,从脖子上解下一个挂坠递给方金芝。

“给你。”

方金芝拿起一看,只见是一枚动物的獠牙。

“这是黑熊的獠牙,我没别的送你,就只有这个。”张庆之抓了抓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獠牙是当初那只被忽律杀死的黑熊留下的,坚硬无比,牙尖如匕首一般锋利,很是难得,共有两颗,毛羽和张庆之一人留了一颗。

“谢谢你。”方金芝欣喜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