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疯妃记 BG文 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0-06-20 08:05:58

《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疯妃记 BG文 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免费试读 已完结

《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花美颜兮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许府,念莫

花美颜兮新书《疯妃难宠:骗婚小王爷》由花美颜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许府,念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念莫离一双手没地方放,只好放在马背上。 他呼出的气息传到她的颈后,她的身子竟在冷雨中不觉地发热。 亲密戏也不是没拍过,但以前从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念莫离一双手没地方放,只好放在马背上。

他呼出的气息传到她的颈后,她的身子竟在冷雨中不觉地发热。

亲密戏也不是没拍过,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哎呦,丢不丢人啊?想什么那?

很快到了花都的城楼下,男子将马勒住,连口气都不喘,迅速地将她放下马,自己也跟着翻身下马。

哎呦!腿都麻了!臭不要脸的!占了老娘一路便宜!

念莫离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一句谢谢也没有。

“站住!干什么的?!”

紧闭的城门前,站着几名守夜的士兵。

士兵两个靠在角落里睡觉,一个在打盹。

听到同伴的喊声,一个激灵,纷纷站好,警惕地握紧手中的长矛,盯着大步前来的男子。

这是什么鬼地方?

念莫离借着迎风乱摆的灯笼发出的微弱光芒,看到城门上方的墙上,刻着“花都”两个大字。

巍峨的城楼上方,好像还有很多士兵排列在那里。

这是花都吗?

收费站呢?高速公路呢?

这是......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念莫离感到一阵后怕,她说服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男子大步走到把守的士兵面前,亮出了一块金牌。

“花......”

男子打断士兵,说道:“少废话!马上开城门,放这个女的进城!”

“......是!”

要知道,夜里私开城门,乃是杀头的重罪。不过既然得了上级命令,便不算私开城门。

城门大开,男子转身走过来,对念莫离说:“今夜之事,希望你明日忘得一干二净!”

“......”

不是哑巴啊?

看他这么上心,本来还想道声谢谢呢,谁知这个人这么狂傲?

切!

男子一跃上马,抓紧缰绳,奋起扬鞭,踏着泥泞而去......

额,怎么走了?

看起来是特意相送,不是顺路啊?是我小人了?

踏进那道城门,念莫离突然害怕起来。

身后传来缓缓关门的声音,锁链晃动,守门的士兵重新将门锁牢。

不......

念莫离走在荒凉的大街上,道路两旁,皆是低矮的房屋,门口随风摇曳的大红灯笼看起来十分恐怖。

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柏油马路,没有公交站牌,没有深夜才开始狂欢的酒吧,没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甚至是连个垃圾桶都没有......

她绕来绕去,能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排排的房子和灯笼,还有一些流浪汉,她害怕这样的人。

她寻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蜷缩在角落里。

此刻,她能听到的,只有潇潇雨声和呼呼风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那我念莫离就不是念莫离了!

念莫离使劲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生疼,她现在所有的感觉都是真实的。

如果这样,那图苏怎么办?

他在生日宴上说,希望在年底能展开一段恋情,身边的女孩,人人有机会。

可是等我回去,是何年何月?

不......

她懵圈了,她第一次深刻体会到懵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在妈妈离开她的那一刻早已深深领悟,可跟现在这种感觉完全两码事。

她脑子里乱哄哄的,抱紧双腿,蜷缩在角落里,任凭风吹雨打。

不知何时,沉重的眼皮悄悄放下......

狂风一次比一次更猛烈地冲击着门与窗,屋外仍是雷雨交加。

灯笼从桌上掉到地上,被风吹熄,屋子里漆黑一片。

刻着玫瑰花纹的枣木玉床上,着一身深紫睡衣的女子从梦中惊醒。

背上已经汗湿,一道闪电划过,她自床上惊坐而起。

风夹着冰冷的雨丝从窗外吹进来,吹在女子的脸颊上,女子倒抽一口冷气。

忽然,一阵更猛烈的狂风将门吹开,打开的门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借着闪电的亮光,女子眼睁睁地看着门口,一袭红衣面色惨白的女子,披头散发地走进屋里。

她的一头湿漉漉的青丝迎风乱舞,浑身湿透,沾满污泥,携带着淤泥的气味......

“不!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走开!啊......”紫衣女子尖叫着,红衣女子缓缓向她走来,她坐在床上仿佛被人钳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红衣女子伸直了手臂,长长的指甲里嵌满了黑色的淤泥,她微扬起青紫的唇角,一步一步向紫衣女子靠近......

一夜风雨,次日放晴。

集市上的人陆续多了起来,卖菜的小贩早早推着推车占地摆摊,卖早点的铺子也早开门迎客。

大街上渐渐热闹起来。

枣红色的大门里厕,守夜的门卫们终于等到了天亮,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锁链和门栓,气派敞亮的大门分别打开来。

白日看门的门卫纷纷赶到自己的位子上接班,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井然有序。

高高悬挂的门匾上,提着金黄的两个大字“许府”。

钱嬷嬷来到许府二十个年头了,接任许府的大管家一职至今也有十五年了。

从前的大管家,入府两年就成了大管家,三年后大管家摇身变成了七夫人。

她作为同时期入府的丫鬟,也就顺理成章接任了大管家一职。

这么多年来,她也算尽心尽力,也不枉当初七夫人冒着与二夫人为敌的风险,向许侍郎极力推荐她。

为了报恩,她挨了二夫人一顿板子,终于还是给七夫人房里的六小姐当了乳娘。

打那起,许府的下人们更加敬佩她。

这会,她正拿了昨日书好的采购单子,领着两名火夫,趁早赶去上集买菜。

“大管家早!”

一路走来,碰头的家丁丫鬟们无一不礼貌地止步问安。

她均一一微笑回应。

绣花鞋高高抬起,枣红色的暗花罗裙跨过高高的门槛,迈下台阶,朝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钱嬷嬷更喜欢别人称呼她“钱嬷嬷”,她觉得这样显得更亲近一些。

路过贩卖鸡鸭的小摊时,其中一个火夫许云住了住脚,刚想说点什么,却见钱嬷嬷已经在几步开外的距离,忙追上前去。

“嬷嬷,方才双儿姑娘来找过我,特意吩咐今日炖一锅冬虫老鸭汤,可不能忘了这老鸭。”火夫许云特别提醒道。

钱嬷嬷扯动了下嘴角,说:“总说身子虚,不知到底是身子虚还是心虚!你去买吧,记得还价!”

“记下了!嬷嬷放心!我去去就回!”许云拎着菜篮子,满心欢喜,头也不回地向着前面卖鸡鸭的摊子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