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贵商》贵商集团 LOLI 贵商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1-11 20:04:34

《贵商》贵商集团 LOLI 贵商小说在线试读 已完结

《贵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温羡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汤别,马家来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贵商》的小说,是作者温羡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你回来了?” 马长河抱着一堆碗筷回来的时候,沈不缺正坐在炕边给栗子喂药。他端着药碗,手拖住栗子的头,把药灌下去。 她的身体很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回来了?”

马长河抱着一堆碗筷回来的时候,沈不缺正坐在炕边给栗子喂药。他端着药碗,手拖住栗子的头,把药灌下去。

她的身体很虚弱,神志不清,药喝不下去,只能一点一点的灌下去。

马长河站在门口,就着屋里昏暗的灯光,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要是坐在炕边的是他,哪像沈老缺那样费劲一点一点的灌药,直接对嘴度药就好了,多方便省事,还能趁机亲亲佳人。

他想的眼睛直冒星星,咽了咽口水,往炕边走去,因为看的太入迷,走路步子都有些飘乎乎。

“老缺,你去做饭,我来给栗娘子喂药。”马长河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

“你把碗筷都放在桌上,我把药碗给你。”沈不缺指着屋子中间的矮桌,摇摇头,又问了一边,“你真的还要给栗子喂药?”

马成河放下碗筷,即将得逞的激动在脸上展露无余。

他说:“那当然,我这不是在帮你的忙。栗子伤得重,再不喂药有生命危险。你说你忙着做饭,再耽误下去不知道啥时候能吃上饭。”

“好,说的也是。”

沈不缺不动声色把药碗放在矮桌上,视线一直盯着马长河那双手。

在看到他的手接触到药碗的时候,立刻抓起桌上的一双筷子,对着他的手心扎去,力道太大直接穿透整个桌子,连同手掌一起钉在矮桌上。

啊啊啊。

马长河凄惨的叫着,腿脚一软直接跪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沈不缺,惶恐不安的等着接下来的审判。

他没想到沈不缺会下手这么狠,甚至比栗子下手还要狠。

栗子只是扎伤肩膀,流了点血,他这是要废了他的手掌。

“马长河,村长提醒过你,我也给了你两次机会,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沈不缺冷眉瞟了一眼,悠哉的端起药碗,继续给栗子喂药。

马长河还在叫着,光是叫已经不能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不但要叫,还要骂。

“沈不缺,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敢伤我,你有种就把老子弄死。你要是弄不死老子,能让老子活着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哟,还记得我的名字叫沈不缺。”沈不缺拿衣袖给栗子擦擦嘴边留下的药渍,“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杀人犯法我知道。不过你……”

沈不缺的话音一收,没再继续说下去,这让马长河心里很是不安。

老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他又找不出来。

“不过什么?有种把话说清楚,别装神弄鬼的。”

沈不缺空的药碗放在桌上,手按上马长河的胳膊,提示道,“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胳膊毫无知觉,完全使不上力。跟你的那双残废的手,不是连在一起。”

马长河如当头棒喝,果然就是这个不对劲。他想使力把手从矮桌上抽出来,可是怎么使力,胳膊都没有感觉。

他害怕起来,声音开始颤抖,“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胳膊不能动了?”

“我说过我会帮你医治肩伤。”沈不缺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我也说过我懂医术却不是大夫,我并没有向你保证一定能治好你的肩伤。”

治不好的对立面,就有可能是变得更加严重,毕竟沈不缺没给过保证。

马长河的态度软下来,开始痛哭流涕的求饶,连自家老娘都给拉出来。

“老缺哥,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上有七十的老爹老娘需要供养,你要是废了我的手臂,你叫我拿什么供养老爹老娘。”

“是我色迷心窍,打了栗娘子的主意,我该死。我千该死万该死,可我老爹老娘是无辜的,他们不该死啊。”

“可是我要是死了,谁来养他们啊。”

沈不缺皱眉,看着马长河撒泼。

他在长流村住了一年多,对这村子里的情况也都了解。马长河上有三哥三姐,都已经成婚,唯独他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至今没讨上媳妇。

他这样一个二流子,别说帮衬家里,供养老父母,就时不时的还要敲诈一个哥嫂,威逼一下老父老母,也够家里人受的。

他真要是死了,对他们马家来说,倒是喜事一桩。

不过,话似乎不能这么说。

马家哥嫂都不是省油的灯,无赖活着的时候东嫌西厌,真要是死了,这一身泼皮赖肉就够他们讹上一笔。

所以马长河不能死。

沈不缺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觉得自己被自己蠢了一下。

他本来也没打算让马长河死,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被马长河这一顿胡搅蛮缠倒扰了自己的思绪。

他抓住矮桌上的筷子,“马七,我警告你,以后不准靠近茅屋一步,见到栗子也给我躲的远远地。你要是再敢打什么坏主意,我绝对要你的命。”

虽说不打算杀他,但是威胁一下也是可以的。

只要沈不缺不杀他,别说离这个破草屋远远的,就是离开长流村他也愿意。

“好好好,我保证肯定远远地。”马长河怕沈不缺不相信似的,举起另一只健全的手发誓道,“”我发誓,我发誓,再也不敢了。

虽然沈不缺觉得赖马七的保证也算不得数,但至少表态了,也就决定放过他。

他一把抓起筷子往上一抽,将筷子从马长河的掌心抽了出来。

马长河的手顿时血流如注,硕大的窟窿触目惊心。

“自己去找大夫,好走不送了。”

沈不缺连个止血的药都没给他,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给了他止血药草,这个麻烦就甩不掉了。

干脆彻底不管是最明智的选择。

马长河离开之后,沈不缺挽起袖子,把新打的两只野鸡宰杀了。茅屋窄小,放不下锅台,沈不缺就在门口用泥巴垒个土灶,从屋里取出铁锅,把野鸡炖上。

沈不缺躺在炕上不敢睡沉,虽说他这个茅屋偏僻,不常有人来,长流村民风开化村民朴实,但也有向马长河那样的无赖,难保不会有人打他野鸡的主意。

他辛辛苦苦打来、炖好的野鸡汤别被人一锅端了,他自己倒不在意,主要是栗子身体弱,需要进补,这两只野鸡是给她补身体的,所以他格外小心。

他一边听着屋外的动静,一边翻身给栗子把个脉,确定栗子身体无恙,这才平身躺着,突然觉得身下有个东西硌得慌。

他起身,将炕上的褥子翻找一遍,竟然找到一双他吃饭用的筷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