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凰归》凤凰贵州 男妃文 凤凰归H文

更新时间:2020-01-10 00:09:17

《凤凰归》凤凰贵州 男妃文 凤凰归H文 连载中

《凤凰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慕乙醉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漆雕,许琦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凰归》是慕乙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漆雕,许琦,书中主要讲述了: 许如凉直觉父王情绪突变定然有事,肯定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至于其他事,她没胆子也没兴趣当面问,便就恭顺地福身告退出来,先回清心居安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如凉直觉父王情绪突变定然有事,肯定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至于其他事,她没胆子也没兴趣当面问,便就恭顺地福身告退出来,先回清心居安排奔丧的事。

女眷外出,当然得由牢靠的人领队。

不过目前府里的事还没解决,菲湘走不开。

菲湘想了想,择中道:“左右做法事的日子还没定,此番首先处理府里的事,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奴婢去不去,您觉得呢?”

许如凉觉得妥帖:“就按你说的。”

菲湘服侍她歇下后,便退下去叫人先收拾行李。

许如凉望着帐顶出神,一会儿想着解决明天的问题的法子,一会儿估算着嘉裕堂里的情形,不知道毒妇敢不敢对父王发脾气?

上房嘉裕堂里。

漆雕烟儿替许琦更衣,闲聊般地说起白天的事:“……刚发了高烧,醒来便往太阳底下跑。郡主年纪小不懂事,贪玩也就罢了,可恼丫头们不知道拦着点儿,尤其菲湘,年纪最大却最不懂事,天天撺掇着郡主。”

从前她说这些话,许琦大抵相信许如凉当真“贪玩不懂事”,但今天他已经知道了许如凉有事找大人。

想起许如凉那时候说她去找过夫人,后面就没说下去,现在又听漆雕烟儿闲话,他心里闪过一丝了然。不待多听下去。又想起许如凉所托,就说:“小凉Ru母过世,她想去奔丧……”

“她去见过王爷?”

漆雕烟儿心虚,没等他说完就插嘴,质问的语气几乎是脱口而出,闪烁着惊慌和愤怒。

许琦不禁起疑。

漆雕烟儿惊觉自己反应过激,急忙软了口气道:“妾身想着王爷日夜Cao劳朝务,担心郡主淘气,耽误您的正事儿。”

许琦神色微霁:“说起淘气,谁能比过小凝?”

许凝缠他的时候,可没见漆雕烟儿担心耽误他做正事。

漆雕烟儿脸色一滞,笑容都有些勉强。

许琦忽然想起来:“这两天怎么唯独没见小凝了?”

漆雕烟儿忙道:“妾身罚她禁足反思呢。”

想表达她待亲女甚严,反衬待许如凉宽厚。

但语气里那压抑不住的愤恨和不忍深深地出卖了她。

天知道,要不是为了打击许如凉,同时将许凝从这件事里摘出去,她才当机立断决定让把许凝拘在房里,至今想来仍然心疼得不得了。

可怜她的凝儿才六岁,两天见不着娘亲,该会多难过……

许琦摇头,神色间却有掩饰不住的笑意:“让她禁足反思?别反思没思成,倒给憋出病来,放出来吧。”

“是,都听王爷的。”漆雕烟儿自然欢喜。想了想,谨慎地问:“那郡主去奔丧的事?”

许琦垂下了眼睑:“家事一直你在Cao持,你意下如何?”

请她拿主意……

小丫头片子有本事越过她去找爹,爹还不是来问她?

漆雕烟儿暗喜,神色极大地松快,想了想,说道:“妾身以为,庄氏不过是个仆妇,得以抚育郡主一场,是她前世修的造化和福分。”

许琦点点头。

看来赞同她说的。

她便又道:“知道王爷Cao劳朝务,妾身自当为王爷分忧,已经命人为庄氏做三天法事道场,彰显咱们平阳王府宽厚仁德,体恤下人。”

许琦再次点头,同时应了声“嗯”。

漆雕烟儿受到鼓舞:“妾身以为,这就已经够了。郡主实在不必自贱身价去给个仆妇奔丧,您觉得呢?”

许琦眼睑底下眼珠子转了转,“你觉得小凉去给Ru母奔丧是自贱身价?”

漆雕烟儿道:“可不是,那古往今来,哪有主子给仆妇奔丧……”

“那古往今来就有为仆妇而审问主子?”许琦声音陡然间冷了下来,面沉如水,再也寻不见一星半点的笑意。

变脸比翻书还快。

猝然之间,漆雕烟儿被堵得哑口无言,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

许琦冷冷地哼了一声。

昨天他以为漆雕烟儿过去就会直接打发章氏了事,没想到她一进门,劈头盖脸就审问起许如凉来。

他倒也不好插话,毕竟以往许如凉数次闯祸,万一冤枉了章氏也不好。

但后来许如凉已经说得那么明显,她还要说下去。

以为她体恤下人,力求公正。

没想到,却是双标!

而且,这个愚蠢的贱妇,嫁进许家这么多年,依然鼠目寸光,不懂大势。

还不如八岁的女儿!

漆雕烟儿神色万分委屈,急忙想要服软。

许琦已经径直走出更衣梢间,“最近你就去暖阁睡吧。”

直接把她从主卧赶了出去。

漆雕烟儿气煞。

正经八百的夫人,去暖阁睡,以后她还有没有脸面出去见人?

成婚多年,有儿有女,她何时受过这种气?

一切都怪那小丫头片子!

小丫头片子,该死!

愤怒和嫉妒使她面容扭曲,一双杏眼瞪得老大,曝露在昏黄的烛光下,显得异常可怖。

许琦返身回来,正正看到这一幕。

饶他身为堂堂七尺男儿,曾经历过战场杀戮,也忍不住肝颤。平日温柔多娇的枕边人,竟然丑陋如斯……

他现在需要静一静,平复心情。

原本想拿衣袍,也不拿了,转身又走出梢间。

漆雕烟儿牙根磨得咯咯作响。

双手紧捏成拳头,修长的指甲嵌进肉里,疼痛让她找回一丝理智。

收敛起所有愤怒和不甘情绪,脸上重新挂起笑容。

虽然很难真心笑,但也做得差不了多少。

十六年的训练,不是盖的。

那十六年的日子,任人践踏,曲意逢迎,伺候五大三粗的莽夫的日子。

再也不要回去过那种日子!

漆雕烟儿垂下了眼眸,来到主卧,便就跪了下去:“王爷……”

“这件事我已经同意她。”许琦冷冷地截断她。

许琦不像任何她曾经遇见过的男人,心硬起来的时候,就算金刚钻也别想在上面打出个窟窿。

可惜漆雕烟儿不了解,跪着往前爬到他脚步。

许琦嫌恶地一脚大力飞踹,直接将她踢得飞出了卧房门外。

王嬷嬷听到动静忙跑过来。

漆雕烟儿还要往里爬。

王嬷嬷强行捂着她的嘴把她拽了出去,带去暖阁,才问她发生了什么。

漆雕烟儿却不说,只是一个劲惊慌地道:“快,快去找太医,别说出去,别说出去。”

王嬷嬷跟了她多年,只言片语就能心领神会,马上出去办。

落了单的漆雕烟儿又恢复狠戾之色,紧紧捏拳:“挡我活路者,死!小蹄子,就拿你祭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